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宣传教育 > 勤廉风采 >

把平凡做到极致——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恩济庄派出所原民警高宝来

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时间:2017-02-20 浏览人次


 
       一年前,高宝来走了,一如常人,因病而逝。从警35年,他没遇到什么轰轰烈烈的事,就像大多数默默无闻的基层民警,平凡是他人生最真实的写照。然而,他的离去却触动了千万北京市民的心,人们自发沿街而立,灵车所过之处,许多人泪水成行、失声哽咽。
 
  高宝来(上图,值勤中的高宝来。北京市公安局提供),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恩济庄派出所原民警,一个把平凡工作干到极致的人。人们信任他、依赖他、敬重他,至今仍旧怀念他。
 
  孩子心中的“保护神”
 
  “我觉得警察爷爷,更像是黑猫警长,是我们心中穿着警服的保护神……”6名小学生表演的配乐诗朗诵《爱的传递》,让人们仿佛又看到高宝来站在了海淀区实验小学的门口——他生前最挂念的地方。
 
  2011年,已经54岁的高宝来主动请缨,成为北京市公安局首批驻区民警,海淀区实验小学正是他的辖区。由于学校紧邻北京西三环,每到上下学时间,交通拥堵,人车混行,秩序混乱,孩子们的出行安全得不到保障。
 
  解决老难题得用新办法。几经观察,高宝来有了主意,他要帮家长接应一下:拉开车门、接下孩子、关上车门,再把孩子送到安全地带。节省车辆停留时间,保证孩子安全。每接送一个人,动作娴熟的高宝来只需7秒。
 
  “下雨的时候,警察爷爷从不穿雨衣,他准备的伞也是给我们用的。”想起高宝来,开学就上五年级的潘梓宣说,“后来我们才知道,他不穿雨衣是怕水把我们的衣服碰湿。”爱心、细心加耐心,让高宝来得到了信任,成了学校的“编外老师”。
 
  寒来暑往,5年里的900多个上学日,高宝来从未空过一班岗。这串专业的接送动作,他做了40多万次。
 
  百姓心中的“一棵树”
 
  “一个警察就要像一棵树,把根深深扎进社区,为老百姓挡风遮雨。”高宝来说到做到,老百姓也打心眼里把他当成依靠。
 
  俞奶奶是水文社区的一位空巢老人,年迈的她平时只能靠保姆照顾。2012年春节,保姆回老家过年,只剩老人独守。从来舍不得下馆子的高宝来特意赶到辖区最好的饭庄订了年夜饭。老人吃着热腾腾的饺子,拉着高宝来的手久久不松开。
 
  “有事就找我,您就拿我当儿子。”临走,高宝来撂下这句话,老人也认下了穿警服的“儿子”。聊家常、干家务,接下来的日子,高宝来也没把自己当外人。2012年下半年,水文社区划给了其他片警管辖,高宝来却一直没告诉老人。直到去世,老人都始终认为高宝来是她的片警、是她的儿子。
 
  给百姓当依靠,自己得有真本事。高宝来负责的3个社区,人员流动性大,治安形势复杂。为了做实基础工作,高宝来从零开始学电脑,积累的资料存满了8个U盘,社区的大事小情记满了9个笔记本,工作台账多达13本。为了加强警民联系,他还专门印制发放1.2万余张警民联系卡,手机24小时开机。
 
  2014年秋天,辖区内发生一起丢失小孩事件,孩子的家长第一时间打电话求助高宝来。
 
  几经周折,孩子找到了,原来是贪玩忘了告诉家里人,虚惊一场。有人对忙了一天的高宝来开玩笑说,你这随叫随到的劲儿,累坏了自己不说,也“惯坏”了社区的老百姓。可高宝来觉得,“当片警就得‘惯着’老百姓!”
 
  2012年以来,高宝来的社区实现了连续3年发案大幅下降,特别是老百姓最为关注的侵财类案件,在2014年同比降幅达到85%,被评定为海淀分局“免检放心社区”。
 
  同事心中的“老黄牛”
 
  别人干工作都是越干越往上,从基层到机关;高宝来却是越干越向下,从市局干治安,到派出所,再到社区。但不论在哪个岗位,他总像一头拉车不松套的老黄牛,任劳任怨、不知疲倦。
 
  2008年初,恩济庄派出所的新址刚刚完工,10层高的楼,电梯还没启用。负责后勤的高宝来每天跑上跑下十几个来回,整个人灰头土脸。刚装修完的办公楼气味大,一会儿就呛得人不舒服。但为了做好夜间看护,高宝来二话没说,拎起铺盖卷就住了进去,这一住就是5个多月。
 
  从警多年,高宝来先后荣获了12次个人嘉奖,却从没有立过一次功。有一年,高宝来抓获了一起系列抢劫案的犯罪嫌疑人,由此破获了案件70多起。单位准备记功,他却连连推辞:“先紧着年轻人,这些认可与鼓励对他们更重要。”
 
  到社区后,高宝来管的事多了,找他办事的人也多了。但他从没在辖区单位吃过一顿饭、抽过一根烟。“做人做事都得守规矩,不该干的事咱决不干。”在高宝来眼里,工作永远排在第一位。
 
  “老百姓的事情得管,但您一个人三头六臂也管不完啊,别豁出命地干。”高宝来的身体一直不好,徒弟何山多次劝他,但高宝来却说,“山子,当片警就是个良心活,就看你怎么干,我这么干已经习惯了。”
 
  高宝来的警务室设在304医院,但直到被送进这里,确诊为肺癌晚期,他没去挂过一次号,没瞧过一次病。他,太忙了。